中心微博 | 中心微信 | 微站  
 
今天是: 公告栏: 欢迎浏览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网站


最新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最新动态>中心动态
【大公网】张定淮:人大释法的政治意图是维护“一国两制”
 

人大释法的政治意图是维护“一国两制”

 张定淮    2016-11-15 03:01:26    来源:大公网

对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做出解释的举动,香港社会反应不一。欢欣鼓舞者有之,且人数众多,认为是止乱的必要之举;反对或持异议者亦有之,其中,有人认为全国人大此举具损害香港法治之嫌,也有人对释法的时机有看法,更有人对人大释法的主动性表示质疑。

对全国人大释法持异议者,我们当然不能全部用“阴谋论”的眼光去打量,其中的确不乏基于法治理念的思维而提出这样或那样的问题者,但也并不能排除确实有人以维护香港法治为幌子,对全国人大释法举动说三道四,其真实用心在于为“港独”对香港广大市民所造成的愤怒开脱。这场争论,表面上看,是围绕法律问题在展开,从本质看,是规范政治与恶性政治之间的一种对抗。

释法是止乱必要之举

历史地看,香港社会有些人总在中央针对香港偏离“一国两制”轨道而有所举动之时发出种种怪论:“‘一国两制’要变”“中央政策收紧”“中央随意干预香港事务”等等,而从不对香港内部自身出现的问题做深刻反省,更不会站在国家立场来考虑问题。其行事的基本套路是,利用“一国两制”条件下中央对香港社会自由特性的高度尊重,以相反的思维揣摩中央的举动,并做出一些阴阳怪气的议论。如果政治上需要,他们还会对中央作出一些不负责任的指责。好像中央把“一国两制”当儿戏。中央基于充分尊重香港的高度自治、“少干预”的思路,总是以“严格按基本法办事”这句“口头禅”来加以响应。这次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主动释法,显然是中央对香港社会出现的“怪现象”实在忍无可忍的表现。

香港是自由社会,这是无可否认的,也是应当尊重的。但自由也不是绝对的,它与法治相对应。笔者曾多次用鲁索的名言“人生而自由,但无往不在枷锁之中”来说明自由具有相对性。香港也是法治社会,自由的幅度至少受到法制的限制。在遵循法治和享有充分自由的社会,其成员在不同的问题上也是具有政治态度和立场的,其政治上的好恶也受此支配。如果他们的理性成分多一点,表达的观点就稍微中性一些,如果非理性的成分占主导,其表现就会偏执。

香港社会中就有这样一些所谓的“精英”,他们出于对国家主体的恶意政治偏执,全然不顾基本的现实政治,对社会上明显违反法治的行为和举动,做出有违常人思维的偏执性辩护。试举一例,前段时间,有些青年学生宣扬“港独”,受到香港社会主流舆论的普遍谴责,人们要求司法部门对此予以惩治,但公民党中法律出身的个别精英就睁着眼睛说瞎话,赤裸裸地跳出来问:“他们到底违反了那一条法律?”基本法开宗明义写得如此清楚的总则第一条“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一部分”,作为法律人,难道真不知道违反了哪一条?显然是恶性政治偏执在作祟。

对于“一国两制”政策中“一国”与“两制”的关系,香港也有人揣着明白装胡涂。当中央针对香港社会过于强调“两制”而忽视“一国”的问题,明确说明“一国”是“两制”的基础时,香港社会中就有人惊呼鬼叫,责难中央不遵守“一国两制”承诺。“中央政策收紧论”顿时甚嚣尘上,而对于“港独”言论,则往往以言论自由为幌子,听之任之,甚至找各种理由为其辩护。本次中央针对香港立法会候任议员的宣誓乱象和侮辱国家和民族的行为做出释法举动,香港又有人阴阳怪气地说,“港独”人士并非真有“独”意,中央释法是大炮打小学鸡。似乎香港并不存在“港独”势力。但明眼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港独”是在一步步推进。从陈云发表毫无逻辑、丝毫没有学术韵味的所谓《香港城邦论》,到“港独”逐步组织化;从“民族自决论”提出,到问鼎立法会权力,可谓步步紧迫,不断挑战“一国两制”的基本政治底线。

“港独”背离基本政治底线

据笔者观察,中央在对香港的治理问题上是很少使用“政治”这个词的,更多使用的是“法治”概念的词汇。内地研究香港政治问题的学者也是以法学界学者为主体。为什么?在笔者看来,可能是中央认为香港是一个法治比较成熟的社会,“政治”一词具有更多的敏感性。出于避免香港社会产生歧义,才刻意避免使用“政治”。笔者说明上述情况,是希望香港社会看到中央尊重香港社会所享有的高度自治的良苦用心。有人可能会做出这样的反驳,难道法治不属于政治范畴?笔者对此的回答是,法治当然属于政治的范畴,不过它是一种规范性政治。

笔者认为,“港独”势力及其导演的宣誓闹剧对香港社会所造成的危害是巨大的,总结起来有三条:其一是严重背离了“一国两制”的政治底线,对“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施构成了挑战;其二是严重地损害了香港的政治氛围;其三是对由基本法所构建的香港政治秩序构成了威胁。对于香港社会出现的“港独”问题,香港学者周文港对其作出的本质性描述十分到位。他认为,“争取港独,就等于取消‘一国两制’”,而绝大多数港人所发出的最为强劲的理性声音是:“一国两制”是我们的最佳选择。

在香港出现如此严重政治问题的情况下,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释法举动不仅必要,而且及时,其政治意图是十分清晰的,那就是要坚定地维护“一国两制”。

(张定淮: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副主任)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6-11-21 16:53:54

 

版权所有: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
联系电话:0755-26733093 传真:0755-26733054 邮箱:cbl@szu.edu.cn
Copyright 2014  版权所有 cbl.szu.edu.cn 网站技术支持